为什么大晋王齐等人

时间:2017-02-13 18:23来源:未知 作者:88必发手机版下载 点击:739

(长篇)说说苻秦王朝-看着好玩、读着省力[79]

溪涧林树,古木戍篱。从这块大石,蜿蜒而下,一小山谷的东面,可见有一坪,上面驻守戍卒500余人,为首戍督姓樊,名世,字尹立。

营旁小畦大席,排列井然,今因冬节,姜韭圃菜,不见茂生。

这日午后,戍主樊世,身背大陇刀,出得戍屋,后跟亲随,和往日一样,一路上他哼着戍歌,沿着片石垒就的戍墙,噌噌登行着。

在一弯处,他又健步跨过熟溪口,擦身过了戍栅。此时,面前是一条10几步长的碎石曲径,行到径末,已见前方两个不大的山峦,一高一低,挺立着。

峦下松烟茫茫,深谷雾长。川谷径曲,像毛虫般于涧底弯曲。明光处,似有舟楫流行。

峦腰间,浮云漫漫,索桥相链。穿过此峦间木板绳栏索桥,走到了索桥桥头的青瓦桥楼处,这时,樊世无意间,瞟了一眼楼眉上“走云桥”三字。至此,他与亲随,就抵达了山峦的腰部。自此,走不多会,他便登到了山巅上的戍楼。

一进门,两只正在吃食的信鸽,忙飞向他,他心爱的理了理它们的羽毛。

这时,早有两名当值的戍士,跑上前来,分别将今天周边的卫戍情况,向他作了禀报。

楼上戍旗招展,山下河波涌动。

樊世职业使然,朝楼外四顾频频。向西望,见同山陂的湖面上,渔舟点点。又向同山陂之西再望,遥见枋头城:瓦殿连云,城壁冈峦,森然布列。城的上空,薄雾清烟,一如晨间,笼照着城头。

枋头城西南角上的淇口,尽管枋堰高高,但在此刻的轻雾中,也只能隐约的见到些堰尖了。啊!魏武当年“横截春流堰断虹,扬汤止沸勺边生”的气概,一直让樊世忆来感动。

那在此改天换地,遏淇水,引入白沟,通船行的——曹公壮举,一直令他激动不已。人英造化,天地之间,能够移山动水,疏川捏岭者,几人哉?

“自己的妻小,现在在枋头的家中,也还好吗?唉!妻室呀,汝作个戍人之妇,不容易啊!”

哇!枋地晚景真好。夜来星轻立峰梢,十万军城灯河滔,龟津船娘笙歌引,戍夫涔泪断线抛……

他脑子里,骤然间,却胡思乱想起来,什么“妻”呀、“夜”呀、“景”呀、“灯”呀、“笙歌”呀……

戍楼内,他昂了一下头,不觉意间,又顺手摸到了墙边的戍鼓。他踱前两步,望了望楼坪西北、东北两角上的烽火、信炮二台,见有几名戍者,正在调理。

(下图采自《中国水利史稿》武汉水电学院等编)

热门内容
最新更新